特赦1959电视剧29集播放 特赦1959电视剧免费观看视频

时间:2021-04-16 08:02:27 作者:admin 33614

《特赦1959》电视剧正在热播,你如何看待功德林的学员的心理变化?

对于功德林学员的转变,从死硬的顽固分子,到积极配合的优秀学员康泽最有发言权。

一次从外地参观回到北京功德林后,三天只说两句话的康泽,向曾经同为复兴社头目的曾扩情说了一句心里话:“谁愿吹捧共产党、为共产党说好话呀,但在真理面前,谁又能否定呀!”

康泽说的是大实话,功德林学员改造成功,从欺压在人民头上的腐败分子和战争贩子,转变成遵纪守法的新中国公民,从本质来看,这是新中国建设的成功。

康泽是黄埔三期学员,后来被送到莫斯科中山大学读书,在黄埔军校秘书长邵力子和傅学文的婚礼上,傅学文慷慨激昂地说,和邵力子结婚,就是为了接近蒋介石,刺杀蒋介石。康泽第一时间告诉了蒋介石,通过出卖自己同学,获得了上位的机会。

1927年,康泽担任了北伐军总司令侍从参谋,而这个总司令就是蒋介石。短短六年时间,康泽就晋升为中将。1931年,康泽奉命与贺衷寒、戴笠、桂永清、郑介民、邓文仪等13人筹组特务组织“复兴社”,蒋介石任社长,他当上了宣传处处长兼《中国日报》社社长,成为蒋介石身边号称“十三太保”的大红人之一。后来又当上了三青团的书记长、国民党中常委。

解放战争中,康泽想要在军事上有所建树,就当了国民党第十五绥靖区司令,镇守襄樊地区。没多久,襄樊战役爆发,中野六纵王近山部猛攻襄阳,康泽向华中剿总白崇禧求援,白崇禧不管,向老蒋求援,老蒋还是不管。最终,康泽在下水道的死尸堆里被发现。当时报纸以“躲入地道装死丑态毕露,躺在地上活像一条死猪”的生动标题描绘了康泽在被俘虏时的丑态。

在功德林,康泽主动来到杜聿明身边,见四下无人,就对杜说:“我们都是黄埔学生,我们要坚持民族气节,不能做软骨头!”

有一次,管理所领导出了辩论题:“我们应该坚持什么样的民族气节?”黄维第一个发言说:“我要坚持文天祥的气节,决不向敌人投降。”康泽长期搞特务工作,养成了阴沉虚伪、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他在这样的时候决不会像黄维那样当“出头椽子”,但他内心窃喜,感到黄维完全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黄维的话音刚落,战犯们群起而攻之,对他进行了严厉的批判。火力很猛,发言者纷纷指出这是坚持反人民的立场,是对蒋介石的“愚忠”,是不肯认罪的表现。

康泽在功德林,很少和人说话,读报纸也细小的让人听不见,别人说他,他还发飙。人们对他的评价是:“三天只说两句话……学习落后者,康泽也!”

很快,康泽被陈诚系的一个被俘师长邱行湘给欺负了。这一天,排队吃饭,康泽拿着勺子捞来捞去想多吃点肉沫。邱行湘大喝一声“倒回去!”康泽曾是国民党中常委,最高决策层,一项看不起邱行湘,就一句话怼回去“你他妈的比共产党还要厉害!”

邱行湘可是康泽的组长,直接回敬他:“你他妈的就知道顾自己! 你没有看见你背后站着老头子王陵基,他比你大十九岁,你好意思让他久等! 你把肉沫都捞到自己碗里,人家吃什么?!”

康泽理屈词穷,只好咽了这口气。

长期的改造,并没有让康泽在思想上有太大变化。别人都说他“康泽,你难道要带着花岗岩脑袋去见上帝吗?”

康 泽 患 有 高 血 压、风 湿 性 心 脏 病、关 节炎等多种疾病。一次他心脏病发作,战犯管理 所 及 时 将他送到医院治疗。医院的条件很好,医护人员态度热情,服务周到,对他这个“特务头子”丝毫没有歧视,这使他大为感动。有句俗话称为“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康泽把自己抓到共产党后采取的凶残手段跟共产党对自己的宽宏大量相比较,内心无比愧疚。

真正让康泽发生巨大转变的是1957年功德林对外开放后,昔日老师和同学前来看望,康泽和其他人也到各地参观。这个过程中,康泽终于发生了转变。

曾复兴社书记长的康泽在一份交代材料中写道:复兴社这个组织是十足的法西斯鬼魂在蒋介石腹中脱胎的产儿。其目的在于把权力更集中于蒋介石独夫之手,对中国人民进行更凶恶的镇压。康泽作为复兴社、三青团的两个反动组织的发起人之一和实际头目,了解的内情很多,他写的认罪交代材料数量之多,在功德林战犯管理所内几乎是首屈一指,有人说他写的史料有3000多件,稿子堆起来足有5尺多高,被称为“功德林里的材料库”。

所以康泽虽然没有赶上1959年第一次特赦,却在1961年年底通过监外就医的方式获得自由。1962年第四批特赦名单中,就有康泽的名字。

很有趣的是,蒋介石在台湾也曾谈到康泽这个心腹爱将,他说

“我曾经提到康同志在大陆被囚禁之中,十几年来抗节不屈的情形,今天我愿意重复提出来再说一回。康同志遭受共匪炼狱的折磨,身体早已衰谢不堪,据说他的牙齿都脱落得快没有了,这十多年,真不知道他是怎样熬过的! 他的儿子曾经见到他,其时正是大陆隆冬天气,可是他却是破衣一袭,寒彻骨髓。他对儿子表示:无论刀锯鼎镬,任何威胁利诱手段,都不能磨损他革命的意志……”

对于蒋介石这种隔空喊话,康泽则这样回复他:

我跟蒋介石做事20年,为他效忠了20年,只是在1941年12月为飞机运狗的问题,他当面骂过我一次。这次骂我,是他开始对我讨厌的表现,同时也隐约露出了他心里的打算。那时蒋经国任江西赣州专员兼三民主义青年团干事长,因而那时我已微微感到了他有些家天下的搞法了,同时我也感到这个人常常前言不符后语。在黄埔军校的一段时间,他表现得多“革命”,以后又转得那么快。对他的言语行踪,简直无法整理。他对别动队、三青团的讲话,真是甜言蜜语,好话说尽,使人死心塌地为他去卖命。但转瞬之间,他所表现的全不是他以前说的那样。现在我才比较清楚地看到他只有一个目的不变,就是一切都是为了掌握政权,巩固他的统治权和政权的“世袭”。

《十二罗汉》中有句经典台词“向真理低头,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功德林的战犯们,对人民犯下过罪行,最终选择向真理低头,向人民认罪赎罪,这是新中国做的最好的一件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